SMILE RADIO 石川廣播文學

古早俗諺

23 ‧ Jun
25

島國觀念

早期由唐山移民來台灣的河洛人,因為來自不同的地方,因為語言、風俗、習慣不同,加上交通不便,東部西部中央山脈隔開,造成台灣人以故鄉,藉貫分地盤,派系幫派林立,客人住一群,河洛人又分漳洲人、泉州人,劃地自限,形成對立,所以台灣人自古以來,便無全島共同意識,只有族群意識,只有故鄉認同。   

台灣自古戰亂不斷,為了生存經常摩擦衝突,客人經常跟河洛人吵架,河洛人分泉州、漳州、泉州人跟漳州人常常爭執,泉州人又分二派,一派惠安人,一派是南安人,不同姓也一樣起衝突,村莊跟村莊火拚,不同派的職業也一樣,山上的人拚海邊的人,曾經衝突超過三年紀錄,清朝統治台灣211年,總共起了衝突六十幾次,所以族群對立相當嚴重。   

朱一貴起義之時,原本是台灣人一條心,共同對抗滿清,後來演變成客人跟河洛人大火拚,南部的人自此反奸,換協助清兵打台灣人,林爽文事件之時,本來是漳州人做主體,抵抗滿清,結果換泉州人投靠滿清,回頭打台灣人,牆頭草性格十分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