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LE RADIO 石川廣播文學

生活小常識

13 ‧ May
511

冤魂討命

 世上到底有沒有鬼魂?相信的人說有,不相信的人說沒,見過的人說有,沒見過的人說不相信,這個問題永遠沒有答案;有件事情讓我真想不通,許多兇殺案件到現在真相不明,兇手消遙法外,有些枉死的人會托夢給親人,會找楊日松申冤,會陰魂不散找兇手報復、擾亂,亂到兇手神經錯亂,不得安寧,如果說世間有鬼的存在,為什麼有那麼多命案沒破,這是要如何解釋呢?!

      這一篇奇案追蹤是這是件真實冤魂討命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是一個強盜殺人犯李毓充,李毓充因為殺死中葯商叫陳振中,關在高雄監獄,服刑期間,死者陳振中陰魂不散,他的鬼魂夜夜出現,說他肚子餓,要討衣服穿,鬧得李毓充夜夜失眠,一到晚上就會心神不定、提心吊膽,被鬼吵到快要發瘋了!最後李毓充精神錯亂之下,說出二件沒人知道的殺人滅屍案!讓人想不通的是李毓充是一個冷面殺手,殺人不眨眼,殺死許多人,為何只有陳振中的鬼魂回來找他而已?!其他被他殺死的人呢?我們先來聽一個殺人犯他內心世界的無奈心聲:   

      李毓充:我雙手沾血,自小關到大,我的黃金歲月在監獄渡過,我沒做過好事,我的所作所為算是危害社會、擾亂社會,我若死刑無怨言,罪有應得!以前我是一個鐵齒的人,不相信鬼神,殺人之後,不知道什麼叫做怕,自從被冤魂纏身之後,我才相信有鬼,那種日子真是生不如死!太陽一下山,黑夜來臨,一股恐佈陰森的感覺油燃而生,想到頭皮就會發麻,我不敢閉上眼睛,每次一閉上眼睛,腦海中全是鬼魂找我討命,我常在夢中驚醒,最恐怖就是中藥的生意人陳振中,陳振中的鬼魂來找我,他時常出現我面前,說他很冷很冷,他很痛苦,他說他的身體一直浸在水中,他哀求我挖出來,我被他吵到精神散亂,我快要爆炸,我夜夜難眠,不敢睡,我生不如死,那時我良心不安,想到過去作惡多端,一定是報應,我想這就是良心的制裁!法律的制裁最多是槍殺,二十年後還是英雄,但是良心的制裁無時無刻,太痛苦了,於是我決定自首,我主動向監獄透露二件殺人滅屍案。   

      這就是李毓充的內心世界與他自首的過程,他殺人無數,在他一生中,雙手染滿血腥,殺人像殺雞一樣!李毓充小學讀兩年就沒有讀書了,他一隻眼睛在十二歲時被炮打到變成獨眼龍,他爸媽去跟對方理論,對方不負責醫藥費,『賊卡惡人歹槍槍(台語)』,他爸媽都是老實人,說不出什麼話來,也不敢跟人大聲說話,那時他就不平衡,非常不甘心對方的霸道,他問自己,老實人就應該被人欺負嗎!?小時候的李毓充因為左眼失明,常被其他小孩子笑,他自尊心很強,氣死是驗無傷,打又打不贏人,他只有忍耐,當獨行俠,沒有朋友,沒有快樂的童年,有委屈往肚子裡吞,有痛苦不敢說。

     小時後的不幸,造成個性偏激,對自己失去信心,十八歲以前,他進出監獄就像走灶?(廚房)一樣,前科累累,民國六十八年,送綠島管制,在綠島管訓隊他才知道什麼叫人間地獄,難怪黑社會說到管訓人人怕!在管訓期間李毓充認識同案的賈菜富、蕭榮貴,他們三個人算同案同時送管訓,關在一起,患難之交,難免惺惺相惜,在李毓充一生中,綠島影響他很大!話說賈菜富這個人頭腦非常聰明,在綠島時他常常說,他若有機會有命出去,他一定要幹得轟轟烈烈,不要就這樣!犯大案子來到綠島才夠本,反正不是人過的日子,要做就要轟轟烈烈,要死在外面,不願意回到綠島!李毓充對社會充滿怨恨與報復,尤其綠島認識賈菜富之後,他們可比生死之交的知己,因為他們個性合得來而且投緣。

      同是天涯淪落人,一樣的環境,對社會有怨恨,所以他們互相感動,肝膽相照,因為賈菜富頭腦好,處理事情冷靜,所以李毓充都聽他的,賈菜富像老大,李毓充活到三十五歲,他說他一生中流過兩次眼淚,第一次是見到幼子時,他送管訓孩子出生四個月,他管訓回家,孩子已經十歲,第一次聽見孩子叫爸爸,第一次見到自己的親骨肉,他丟臉又感動得哭出來,誰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他並沒有感受著做父親的歡喜,他只有感受到慚愧丟臉,沒資格當父親,對不起孩子!第二次流眼淚是他父親去世時,他在綠島管訓,那天他在台東海邊炸石頭,李毓充當天魂不守舍,飯吃不下,當晚他做了一個夢,夢見掉了兩顆牙齒,隔天他問裡面的前輩,前輩說一定有事,但是沒人說是發生什麼事情,管訓隊警察一直掩蓋事實,將他爸爸死的消息封鎖,一直到有一天,收到朋友一封信,信中無意中提起,回想起來時心情低落了很久,爸爸去世之後,爸爸的魂魄有來找過他,做人之子,無法送爸爸上山頭,這是何等不孝!李毓充哭了,一次為兒子哭,一次為爸爸哭,這就是親情可貴的眼淚。  

     民國七十七年七月,李毓充從管訓隊回來,有一段時間安份守已,幫忙哥殺豬肉、賣豬肉,管訓回來,太太跟人走了,站在傷心地,他常常觸景傷情,他住不下去,於是離開故鄉來到高雄,投靠昔日管訓隊的夥伴賈菜富,賈菜富管訓回來也沒什麼精采,混得也不好,兩個人因為在綠島已經建立深厚的友誼,也經常研究做案手法,兩個人回到社會,為了生活,志同道合,他們按照綠島時的計劃,準備大開殺戒,開始搶劫,按照賈菜富的分析,目標鎖定在老人,他說搶六、七十歲的老人較輕鬆,尤其獨居老人,也還有一種對象就是老兵,老兵有錢都想要拿回去大陸,不應該,該搶!而且老兵親友少,失蹤,人較不容易知道,破案較不易!這兩個人一個可比兇神,一個可比惡煞,二個人合作,開始亡命天涯,搶劫殺人鑄下不可收拾的錯誤!

      李毓充,賈菜富聯手作案,目標針對年老的老人,短短時間之內,他們犯下十幾案子,那些被搶,手無縛雞之力的老人,不知受到何等的驚嚇與惶恐,有人因此中風、心臟病或是被打死,這十幾案子都沒交代;民國七十八年農曆七月,他們押一個吳姓生意人,搶劫之後,將他砍一刀然後丟在大寮鄉大寮路的甘庶園!吳先生生死不明,這件案子到現在還沒破案,李毓充回想起來良心非常不安,他與賈菜富搶過三個老兵、老農民,賈菜富本性兇惡,殘忍出名,他做案不是有錢拿就好,有時命也要,搶老兵時,他要殺人兼滅口,還好李毓充擋下來,替老兵解危,要不然那三個老兵一定死在賈菜富手下!   

      現在來說李毓充自動自首招認的二件大案子,先說陳振中這案子,陳振中開中藥店,李毓充與陳振中無冤無仇,陳振中死的實在冤枉,這案子使李毓充最不安!民國七十九年四月,賈菜富有一個朋友吳龍本,吳龍本去中藥店與陳振中買高麗,陳振中不賣他,因為二個人曾經有過節,陳振中:不要賺你的錢,要買去別處買,我錢很多!吳龍本感到沒面子,想要報復,吳龍本將這件事情說給賈菜富聽,賈菜富冷冷說一句話:『太囂張就幹掉他!我來安排。』 這一天,賈菜富和他的朋友蕭榮貴與李毓充準備要對陳振中下手,蕭榮貴首先打扮患者要讓陳振中把脈,陳振中作夢也想不到為了一句話,他會死在賈菜富,李毓充的手中。

      陳振中非常健壯有力,三、四個人費了不少力氣才將他活活勒死!陳振中死時,眼睛圓滾滾不願意閉上,顯然死的很不甘心!舌頭也吐長,李毓充見此有點不忍,因為畢竟無冤無仇,李毓充伸手去蓋陳振中眼皮時,真奇怪!手一放開眼睛又張開!一次又一次,眼睛就是不願意閉上,賈菜富跟李毓充說:你要小心,他會回來找你!這句玩笑無心之話,想不到一語成真,變成事實!接著,他將陳振中衣服脫光光,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因為照台灣人民風俗說,把人殺死後脫光光,死者的鬼魂沒穿衣服就不敢出來見人,就不會來找兇手,這是民間傳說,正確的說法是人還沒死,還沒斷氣脫光有效,死去才脫已經沒有作用!

      陳振中屍體放在豬圈旁,一切完成之後,這時賈菜富發現事主吳龍本不知道溜到哪裡去了,不說沒事,一說卻引起賈菜富非常不滿,今天的事情是因吳龍本引起的,我們替他將仇家做掉,你卻做走狗、龜孫子!賈菜富怒火沖天!最後他殺氣騰騰講了一句話:龜孫子你最好不要讓我看到!讓我看到的下場就是跟陳振中一樣!屍體安置好,當晚他們再度去到陳振中家,但是空空拿不到什麼東西!頭一個禮拜,他每天算有去豬圈巡視,賈菜富說出他殺人的經驗,曾經有一次,屍體埋的不夠深,被狗拖出一隻腿出來,他殺人滅口有經驗,所以頭一個禮拜,他帶著李毓充每天去巡視,他說屍體一定要埋的很深,才不會被狗拖出來!這就是陳振中命案發生的過程。

   另一案的死者叫農繼宗,他是梁永春強盜集團的一份子,他與賈菜富早就認識,賈菜富就像是他的中盤商,他搶來的東西是賈菜富在收,合作很久,在這之間李毓充與農繼宗見過面,這件命案的導火線,起因是賈菜富埋怨農繼宗很可惡,連他的線也敢吃,賈菜富很早就想要教訓他,農繼宗不知死活,賈菜富設下圈套,叫李毓充假成買主約農繼宗見面,農繼宗不知道這是一個死亡陷阱,他的一切掌握在賈菜富手中,他一步一步走向死亡,身邊危機四伏,終於在這一天命案發生了…..   

     見面這一天,農繼宗發現賈菜富也出現,起先他有點意外,他想說不要緊,雖然生意上有些不爽快,但畢竟是朋友,應該不會怎樣才對;這時賈菜富坐上農繼宗的車,坐駕駛座邊,李毓充坐後座,賈菜富與農繼宗,一直談不攏,愈說愈難聽,你一句我一句,開始吵架,愈罵愈大聲,這時,農繼宗用力將賈菜富推出去,就在此時,坐在後座的李毓充掐住農繼宗脖子,看他不斷氣又再補他一刀,農繼宗就這樣血濺出來,全身軟掉,然後他們開車找埋屍體的地方,他們找到一個甘蔗園,這時生性殘忍的賈菜富看見農繼宗還沒斷氣,刀子拿出來再從他的脖子割一刀,然後賈菜富去挖洞準備要埋下屍體時,李毓充眼睜睜看著農繼宗,嚥下最後一個口氣,身體在發抖,不甘心睜著眼睛,看見自己悲哀的結束他的一生。   

     賈菜富帶頭做案,這個集團劫來的錢全部由賈菜富保管存起來,賈菜富會給李毓充生活費用而已,賈菜富說:放心,錢我來處理,我不會亂來,我準備錢拿來去大陸做投資,當作以後的生活本,到時我們去大陸再分錢,搶劫不了時,無法做永遠,我早就安排好以後的問題,聽我的準沒錯,我做事你放心!李毓充較憨直,人說他就相信,他沒意見,到了有一天,那天賈菜富錢拿著要去大陸,當晚警察就去包圍鳳山雞母山要抓李毓充,還好他眼明手快有逃走,李毓充當下想不通,早不來晚不來,警察怎會知道他躲在雞母山,是什麼人通風報信!?

      他心中一直懷疑,但是他不敢說,之後賈菜富從大陸回來,他跟李毓充說一切都安排好了,第二次去大陸那天,李毓充就被警察抓到了,這回他愈懷疑是賈菜富幹的!因為兩次都在賈菜富去大陸當天發生,怎會這麼巧合?!莫非賈菜富通風報信之後要獨吞搶劫的錢?!對於朋友怎會下得了手!?要是這樣就太過份了!他感到被出賣、利用,他在警察局做筆錄時,他本來不滿賈菜富,要將他們所作的殺人滅屍案件全部招認,既然要相害,那我還在乎什麼!要死大家一起死!乾脆什麼事情都說出來!李毓充正想要說,他向辦案人員要一支煙,但是警察不給他,還糟蹋他,兩件殺人滅屍的大案子因為這支煙,又吞下,死去的人也因為這支煙,冤沉海底!

   李毓充強盜搶劫判刑定案,入獄第一年,同案的兄弟沒有一個人來看他,昔日稱兄道弟的朋友,李毓充常說死了!讓他深深體會到世態炎涼、人情冷暖,比紙張還薄,人在監獄,朋友情、兄弟之道義全部是過眼雲煙,平時滿口道義,最多情的人,往往是世間上最無情無義之人,民國八十年十月開始,李毓充開始連連做惡夢!他經常夢見陳振中,第一次夢見陳振中當晚,陳振中穿著他死去那天所穿的短袖白衣,手裡拿著醫生看病的聽診器來找他,陳振中用著溫和的口氣,仁慈之模樣,苦勤李毓充:李毓充,你不要再害人啊,你已經害死很多人了,你做好心,你應該坦白招認所做的命案,讓死去之人死得瞑目,李毓充你聽我的話,你才可以完全消除業障,對得起死去的人!

      李:(冷笑)不要跟我說瘋話,你已經死了,你不要來煩我,你走開啦! 鬼:(怒)李….毓充….你明明敬酒不吃要吃罰酒,你…..你沒人性,我跟你無冤無仇,你竟然對我下毒手!你……還我命來! 李:(慘叫)啊∼∼不要過來∼ 確實很嚇人,煞那間陳振中臉色發青,舌頭吐長,眼睛凸出來,人一直變型,擴大,像泰山壓頂,向李毓充靠過來!平時殺人不眨眼,什麼都不怕的李毓充魂飛魄散,亡魂喪膽嚇到呼天喊地,跪在地上,醒過來,他全身重汗,心跳加速!此時舍房內一片死靜,夜深人靜,他想說莫非真正是有鬼來找他,事實上一個無神論之人他不相信世間上有鬼,他對剛才那個夢感到好笑。 李:哈∼∼我不相信有鬼,啊~不要亂想,趕快睡覺!   

      世間難道真正有鬼!?自從那晚開始,說也奇怪,每到晚上李毓充若閉上眼睛,陳振中就會出現,陳振中有時候會對他好言相勸,叫他拿出良心,有時後會變成很可怕的形體,就是他慘死的模樣來嚇李毓充,有時他可比十二月天跌入水底之人,冷得一直發抖,用著哀求的聲音口口聲聲:冷!我很冷!我在水中很冷!我很痛苦!李毓充,拜託你趕快自首,叫人將我的屍體挖出來,讓我早日超生,我很冷,我不要再當孤魂野鬼,我求你∼∼∼就是像這樣,每晚做惡夢,吵到無法入眠,他不敢說,他默默承受有苦難言的折磨,因為這種事情若說出來,會影響別人,連續幾個禮拜,別人睡得很好,陳振中的魂魄每晚都來吵他,他一睡著就會做惡夢,被吵醒,他不敢睡覺,他眼睛不敢閉上,他只好看報紙,看雜誌,他恨日短夜長,他討厭黑夜來臨,他一直憔悴,眼睛周圍的皮膚一直凹陷下去,白天工作時沒有精神,在打瞌睡,警察問他發生什麼事情?!氣色很不好?!他不敢說,他只會回答人不舒服。

      其實舍房關在一起的同伴與警察早就私下議論紛紛,同房的人時常說他閉上眼睛,夢話連連,最奇怪的事,閉上眼睛時會說廣東話!一個北京話都不會的人竟然會說廣東話,原來死者陳振中是廣東人,廣東腔很重,夜班的主管也經常聽見,李毓充在半夜大小聲,他們老早就感到很奇怪,因為高雄監獄給他愛心感化,主管誠心對待、勉勵關心,李毓充受到了感動,加上鬼魂的糾纏,在大徹大悟之下,終於向管理人員說出命案的過程與冤魂糾纏的真相。當時戒護課長簡文拱聽見李毓充的自白,起先半信半疑,以為犯人故意借機會引起警方注目,借機出庭,有機會出去透氣,許多犯人會故意製造一些無事實的案件向警方裝傻,害大家空歡喜一場,這回簡文拱為了慎重,經過多方面調查,證明有實情,鼓勵李毓充自首。  

      民國八十年十二月三十日,李毓充寫一張自白信,寄給前鎮分局分局長陳坤山,信寄出去當晚,他一覺到天亮!很久都沒有睡覺了,這是二個月以來,第一次享受到睡覺的滋味,陳振中的冤魂不再出現,一直到警方去豬圈挖出他的屍體前一晚,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他又夢見陳振中,他夢見陳振中屍體挖出來,突然坐起來,一雙眼睛一直瞪著李毓充,就像死的很不甘心一樣!第二天他被警方押到埋屍體的豬圈邊,挖出陳振中的骨頭,這時,他才發現豬圈邊的地勢很低,所以豬屎豬尿都會流下去,濕氣很重,難怪陳振中在夢中常說他很冷,尤其死後衣服褲子都被脫光光,當然是又寒又冷,陳振中命案到此真相大白。   

      隔天警方又押著我去挖農繼宗的屍體,當日我面對死者的妻小、兄弟、親人,我不敢抬頭看他們,我感到良心無比不安!每一個人都有親人,我與他們無冤無仇,他們的妻小是無辜的,將心比心,於心何忍!為什麼當時我要殺人時,沒有想到這一點!?如今知道已經太慢了!我希望社會原諒我的孩子,不要輕視我的孩子有一個不可寬恕的爸爸,孩子是無辜的,他只是出生錯了,他已經很不幸了,希望社會、學校同學、鄰居同情他、可憐他,最後我也要奉勸作奸犯科之人,違背良心,逆天行事,可以逃過法律的制裁,也無法逃過良心的制裁,我就是最好的例子,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