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LE RADIO 石川廣播文學

鄉土情

19 ‧ May
9

過油火

「過火燙下頰,煮油燒目眉」(台),意思是說「過火」不小心跌倒就會燙傷下巴,「煮油」不小心也會燒到眉毛,這是台灣民間對一些宗教儀式發生意外的二句俗話,事實也是如此。

石川就不只一次看到因為「過失」而燙傷住院的例子,也見過「煮油」的人將頭髮燒焦,眉毛燒掉的場面。 「煮油」是台灣民間祈求平安的一種祭典儀式,若是神明生日,不是安宅,作醮,「安太歲」都有「煮油」這個儀式。

作法如下,先將竹椅放反,綁二支大約六,七尺高的竹子,左右各一支,然後在椅上放一個新鍋子,鍋內倒「火油」或者是沙拉油,最後起火將油煮滾油滾時就可以舉行「煮油」的儀式。

雖然說「起火煮滾」,但是油要煮到滾,卻很真費時間,最少也要一,二點鐘的時間,因為一般都是用火炭燃,慢慢的搧慢慢的煮,民間認為這是最有經驗的正統「煮油」法,不用其他燃料代替,話雖如此,但是為了要趕時間,近來已經有投機取巧的變通法了,有人乾脆搬出瓦斯爐出來燒。人間強調時間就是金錢,所以神明也只好馬馬虎虎答應了。

「鍋內」火油滾燃開始冒泡,這時就可以舉行儀式,一般主持人若不是「紅頭仔」(道士)就是乩童,先將預先準備好用金紙作的「火心」,放入滾油中,然後點燃,接著開始請神調五營。

調五營的神咒是這樣念的: 旗鼓香爐通三壇,一聲法鼓鬧紛紛,二聲法鼓透地鳳,吾帶明鑼天地動,梵香走馬到壇前,調起東營軍西營將,調起南營軍北營將,中營軍五營將,調起五營兵馬,點兵甲點將,飛雲走馬到壇前,桃兵走馬到壇前,神兵火急如律令,急急如律令…… 五營調完,嘴含米酒向鍋內噴去,剎那間一道火焰沖天,又再變小回覆原狀,再噴一些,又是火焰沖天,然後馬上又再變小,如此反覆動作,這當中,在火焰沖天地一剎那,便是善男信女「抱火」的最好時機,所謂「抱火」,是雙手快速抱火,出手要快,收手也要快,出手太慢是抓不著火,但收手太慢就會變成「火燒手」!民間相信這麼做可以棄除污穢身保平安! 「煮油」完,最後一個動作是「送火神」,也就是滅火,這個時候,嘴不是含酒,而是含水,要噴的往前,有經驗的主持者都會先清場,以免發生危險,因為噴水後的火焰可以衝到一丈高或者到厝頂。

民國七十八年,在阿蓮鄉有一間小廟舉行安座的「煮油」儀式,由一位新乩童主持,到「送火神」時,鼎內火油還很多,當時也沒清場,這個老兄完全是「老神在在」的模樣,嘴含清水伸長了脖子,就向鍋內噴去,「嘩!」一聲,廟內已是一片火海,就像表演特技,大家呼天喊地,有的人頭髮著火,有的人眉毛焦黑。最慘的是那個乩童,紅頭巾燒掉一大半,連鼻子也被燒的焦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