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LE RADIO 石川廣播文學

鄉土情

19 ‧ May
17

極端之論

孩提時代曾看到一隻生病的牛被人灌藥草,牛主人煮一大鍋的藥草,還在埔里一代看過類似情景,若是牛生重病沒救了,他會流眼淚,真是令人感到不捨!

俗語說:牛知死不知走,他明知到大限已到,死日來臨,牛會暗自流淚,淚水十分多,若您能親眼一見或許會大嘆不可思議。若提到豬就不同了,他知道跑但不知道是死期到了!何時何地都在亂竄。

想不通的是為什麼牛會去陰司地府擔任勾魂死者?就是牛頭馬面啦!類似包公身邊的王朝、馬漢護衛的角色,閻羅王有事都是牛頭馬面出面處理,只是…人跟牛的感情深厚,何苦安排這樣的角色?好像最好的朋友執行槍決一般,是多麼的令人心痛?何等殘忍呀!?甚至馬也是一樣和平動物的象徵,隨便找其他的動物來擔任這樣殘酷的腳色不行嘛?或許他在告訴我們人類一件事吧!→物極必反,越是沒個性主張的人一旦翻臉,將是極端殘忍無情,您說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