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LE RADIO 石川廣播文學

社會傳真

14 ‧ May
30

河川整治

河川整治(可以說清溪溝)工程有人出一元的投標案,一元一定得標,一元能夠做什麼?為什麼有人肯做,機關鎖在倉庫,台灣人甘願被臭名萬世,沒有人要做萬古流芳的事情,不要誤會包工程的人在做善事,人家說醉翁之意不在酒,喝酒不是主要的目的,只想喝酒不必到風月場所,對不對?

包工程的人沒比我們還要笨,先拿到在說,得標就是取得執照,可以挖洞,怎麼挖?洞外深,洞外寬做砂石在控制的,挖起來都是黃金,挖起來砂石可以賣錢,上億的,我有個朋友據說挖了兩億,賺翻了,所以明的是疏通整治,暗的是挖砂石,掛羊頭賣狗肉,有的工程一挖挖了好幾年,永遠在挖,永遠不停工,甘願違約被政府罰錢,罰錢都是小事,只要繼續可以挖,賺的零頭罰不完,就是這樣,挖到不能挖為止,大地怎能不反撲,天災地變怎能逃避,山崩地裂,土石流如江河反射,回來天災不可怕,人心才可怕,台灣人的自私貪婪,早已自食惡果,你看河床上好多砂石場違建,為什麼不拆?不是不拆是沒有錢沒有人可以拆,大家知道,地方議會,官商勾結非常嚴重,議會有預算權,拆除要錢,議會把拆掉的預算刪掉,只剩一塊錢,縣府沒有錢沒有人要怎麼拆?河床上的違建不拆,盜採砂石永遠存在。

防不勝防,道高一呎魔高一丈,其中內情奧妙,大家知道,有一個說法,巡邏隊刻意配合砂石盜採,我走了你才挖,我幾點到,休息一下,我走了,開始挖,大家有默契好辦事,送法院大部份不了了之,問題太多了,舖橋造路疏通整治都是表面而已,沒有用,最需要整治是人心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