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LE RADIO 石川廣播文學

奇案追蹤

13 ‧ May
129

幸運的陷阱

   民國72年5月24日下午,有一台車子突然撞停在路邊,開車的人下車尋找原因,說時遲那時快,路上出現另一台車子,速度之快可比電光火石,要閃也來不及,要擋也來不及,只聽見『碰』一聲!車禍意外發生了!肇事者下車趕緊叫救護車,將撞傷之人送到醫院急救,不幸這個人因為傷勢嚴重,送醫不治死亡!

       警方依過失致死、車禍死亡將這名車禍肇事者司機彭先生移送桃園地檢署,一般單純的車禍事件只要當事人若民事和解,法官也會從輕發落,撞死人說起來並不是重大刑案,這件車禍死亡事件沒特別引人注目,照理說雙方只要和解,賠償說到滿意就能結案,但是有一個人一直有心結,他就是死者福來的阿爸火灶,火灶自從兒子發生車禍之後,悲傷是人之常情,那種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喪子之痛是一般人無法想像的!火灶一直無法接受事實,他的意思不是說發生車禍不可能,而是這幾個月來發生的事情太奇怪!話說知子莫若父,這幾個月來發生的每一件事情都讓火灶感到奇怪!火灶從四個月前開始一件一件回想………

       四個月前,也就是民國72年1月,福來一回到家就很高興,火灶感到很奇怪!? 父:福來,你在高興什麼?!看你一回家就笑嘻嘻! 子:阿爸,我運氣來了!我認識的那個彭總說要請我去他公司當業務經理! 父:當業務經理!?你是水泥工又沒經驗、也沒學歷,彭總頭殼壞掉啦! 子:阿爸!真的啦!我沒騙你,彭總叫我明天去上班。 就這樣,當水泥工的福來穿西裝搖身一變成公司的業物經理,運氣一到擋也擋不住,萬事心想事成,不但如此,公司在福來上班之後替福來買一個國泰人壽300萬的平安保險,因為福來是業務經理所以可以多買一個500萬的企業險,第2個月公司又替福來買一個新光人壽吉利終身壽險200萬,這部分的意外險賠償是200萬的5倍-1000萬!火灶因為這麼多保險,所以覺得公司的動機有所懷疑!保險公司派人來對保之後,火灶一直叫福來向公司問清楚,為何沒事公司要替福來買那麼多保險!?

      隔天福來下班回來跟火灶說:阿爸,我今天問彭總,他說他有朋友在做保險,為了業績幫朋友的忙,要衝業績啦! 父:公司幫你買那麼多保險,要繳多少錢!? 子:彭總說捧朋友這個月業績而已,繳一個月的錢就好! 父:喔….. 火灶聽聽有譜,很多人買保險都是親戚、朋友介紹,許多人繳一、二期就沒繳,難怪保險公司這麼有錢;話說經過沒外久,福來又帶給火灶一個新的意外, 子:阿爸,彭總對我有夠好,他要介紹他孫女兒給我! 爸:那是有錢人家的女兒,怎麼可能?! 子:真的啦!他孫女叫阿珍,不錯呢!彭總鼓勵我追她,彭總也會幫我,阿爸,我若追到她,彭總說要買一間房子、一台車子給我,阿珍也會帶很多嫁粧! 爸:我不敢想,你也不想想自己是什麼身分!人家是金枝玉葉,我們是林投竹刺,我看是不可能! 子:阿爸,若不是彭總答應要幫忙,我也不敢想! 爸:隨緣啦,姻緣天注定,說不定你們會成功吧。子:阿爸,我努力看看!

      世事難料,不可能的事往往會發生,經過一個月後福來跟火灶說要結婚了,對象竟然是彭總的孫女阿珍,火灶聽傻了! 爸:太快啦,上個月說要追而已,過一個月要結婚,坐噴射機喔! 子:阿爸,我不知道阿珍對我早就有意思,加上彭總暗中幫忙,我決定要結婚。 爸:福來!你忘記你奶奶死還沒超過百日,現在還不宜辦喜事,百日過再說。 子:阿爸!我不能再等了,對方已經看好日子啦,我一定要結婚! 爸:你很煩!就跟你說現在時機不對!                 

      這件婚事真讓人大感意外,因為火灶的媽媽過世未滿百日,按台灣人的風俗,無法辦喜事,但是福來怕煮熟的鴨子飛了,堅持要結婚!為了這件婚事,全家可以說是雞犬不寧,最後火灶讓步,答應福來的婚事;福來與阿珍在四月十八日訂婚,一個禮拜也就是四月二十五日結婚,新娘房並沒佈置在福來家,是由新娘這邊安排的,福來要結婚前就將戶口遷出與阿珍住在一起,一切的安排都是彭總的主意,福來不管父母親的面子,也不管雙親是不是不高興,他全聽新娘這邊的意見,將彭總的意思當做聖旨,父子為此賭氣,火灶很不體諒福來,婚事在不是很圓滿,吵吵鬧鬧中勉強來完成;火灶與福來雖然為了結婚,父子起衝突,但是親子之情並沒有因為衝突而切斷,做爸爸的也是很關心兒子,福來結婚就搬出去,火灶一直很關心福來的婚姻,這件婚事從頭到尾,使他不放心,他最不能了解的一點就是,別人的家世那麼好,為什麼甘願要嫁一個窮人家兒子!?

      這個一切的發生是出乎意外,數個月之間的變化可比一場夢,幸運的來臨使人不敢相信,很勉強能接受,火灶抱著懷疑的心情打聽兒子與媳婦,婚後的生活,根據火灶探聽之下才知道福來與甲阿珍雖然正式辦結婚,事實上有夫妻名,沒有夫妻之實,因為洞房花燭夜當晚福來被人灌酒到不醒人事,當晚夫妻不可能在一起,隔天阿珍說胃痛去住院,更加不可能在一起,火灶向鄰居打聽,大家都說很少看見他們夫妻倆,大家都說他們不像一對夫妻,有人說阿珍與福來的老闆比較像夫妻!這句話使火灶愈感奇怪!?                       

      本來公司幫福來買的保險受益人是寫福來和媽媽,結婚之後改成阿珍,換句話說,福來保險期間若是發生意外,阿珍就可以領到保險,也就在他們結婚之後的一個月,福來就車禍意外死亡,火灶回想這四個月中的每一段往事經過,雖然他書讀的不高,但是因為從頭至尾,他一直無法接受福來運命改變這麼大的事實,火灶始終感覺相當戲劇性,而且有一種第六感,感覺好像是一件有計劃的陰謀!   

      福來的棺材,因為事主不出面解決,雙方面沒和解,一直停棺不敢下葬,這之間, 福來的老闆一直催火灶先埋,讓死者入土為安,火灶不肯。 父:事情沒有解決,要怎麼埋葬?!對方就是不出面處理!。 彭:親家公!放著也不是辦法,費用由我來出,趕緊辦一辦讓大家安心,我孫女每天哭,我看得很可憐!人死不能復生,死者入土為安,我今天是專程來與你商量。 父:這那需要商量!事情還需解決,我不可能先埋葬他! 彭:但是我孫女的意思,是這幾天就要火葬。 父:我不能讓他決定!兒子是我的! 彭:親家公!他太太有權做主,你不能不尊重他太太! 父:我就是不要!事情沒有解決,我絕對不會答應! 彭:哼!你明明豈有此理!   

      福來在彭總與阿珍用心計較下,要趕緊埋葬,但是火灶固執不肯,彼此意見不合,鬧得水火不容,福來一定想不到太太與阿爸、彭總會翻臉成為仇人!根據火灶向保險公司探聽,福來死不到幾天,彭總就著急向保險公司申請理賠,而且領一筆十多萬元的保險,這些錢是由彭總出面去領,火灶更加覺得可疑,他從媳婦阿珍在福來死後種種的反常態度判斷起來,認為其中有陰謀,絕對不是單純的意外車禍,於是火灶委託人寫了一份陳情書,寄給檢察官與辦案人員要求深入調查,查明真正死亡的原因。桃園地檢署為了慎重起見,邀請法醫權威楊日松博士解剖驗屍,楊日松博士解剖完成之後,他做了一個驚天動地的結論,他說莊福來不是意外死亡,他是被人謀殺!

      楊日松說得自信滿滿又很肯定,他斷言不是單純車禍,是有計劃的謀殺,不愧是台灣法醫的權威,這個說法驚動社會,也完全與火灶的懷疑符合,楊日松博士說莊福來,他的手頭有傷,有一些瘀血,是被人抓過的傷痕,他左邊的肩頰骨碎的很嚴重,胸部裡面流了很多血,頭殼有撞傷,楊博士說致命傷是在胸部內出血,依照楊博士這樣分析,他說死者手骨有傷,莫非有人出手抓他!?然後被車撞?楊博士說他需要看到那輛肇事車子才能準確判斷。   

      楊博士來到楊梅分局詳細鑑定撞死莊福來的兇車,楊博士在汽車後座撿到一顆鈕扣,經過對照與死者身上的鈕扣一模一樣,這就奇怪了!撞死人的車內會有死者的鈕扣!?警方掀開筆錄,開車撞死人的彭姓司機,真巧合與福來的老闆同姓,根據彭姓司機在楊梅分局做的筆錄說,車禍發生之後,他馬上叫楊梅的德安醫院的救護車來將莊福來送醫急救,若是如此,死者就不可能坐在撞死人這台車子上,既然不是坐這台車子去醫院,車內怎會有死者的鈕扣!?   

      楊博士再詳細觀察,兇車前面的保險桿凹陷很深,楊博士說,車撞死一個人是不可能有這樣的深度,這是人為凹陷的!案情發展到此,依照楊博士的判斷,推論是如此,楊博士說死者先被車撞倒受傷之後,趴在地上,然後有人抓著他的手幫他翻身,所以手骨有抓過的傷痕,然後再開車壓過死者的胸部,所以胸部內有大量出向,左邊的肩頰骨才會碎掉,楊博士確定這台兇車在死者受傷之後,有載過死者,所以才會有死者的鈕扣,楊博士是百分之百的肯定這是謀殺! 原本是一件單純的意外車禍死亡事件,忽然間180度大轉變,變成一件謀殺命案,辦案人員馬上全面通緝開車的司機,將彭姓司機收押禁見,6月9日,警方將彭姓司機借提,將驗屍與鑑定結果一一訊問彭姓司機,彭姓司機已經知道真相無法隱瞞,他才坦白招認口供 。

      他跟辦案人員說,這謀殺命案主謀者就是福來的老闆彭總彭玉山,原來他為了要領保險費,設下這個圈套,他探聽知道福來本來在做水泥工,因為車禍無法再做粗重的工作,在家失業沒工作,彭總就設計他進去公司工作,安排他當業務經理,然後替他買保險再安排阿珍嫁他,一連串的計劃,一直到福來不幸死亡為止,做到天衣無縫,若不是天性至親,父親有預感,若不是冥冥之中也還有天理,恐怕福來死了,永遠冤沉海底,這件為了保險費,謀殺案件到這宣佈破案,還好老天有眼。                

補充篇: 菁:聽完這段奇案追蹤才知道保險,原來這麼不保險,真恐怖!從頭至尾就像是在演電影一樣。 川:心肝有夠狠,為了一千多萬的保險,可以殺人,人真正是最殘忍的動物。 菁:民國七十二年那時的一千多萬,差不多是現在的六倍以上,不是小數目呢! 川:福來命案破案,經過廣告新聞媒體報導之後,大家才突然覺醒,進步。 菁:沒有人想到會利用保險,然後製造假車禍來詐領保險金 川:那時有真車禍死亡案件都提出來翻案,要求重調查,一時之間陳情案件很多! 菁:也有人像福來一樣,被人設計害死嗎!? 川:那時很多,有一個集團首腦叫廖春福,專門用這手法,其中有一個女死者張麗珠與黃裕宏就是與福來一樣,生前被廖春福集團設計買了數筆意外險,車禍死亡之後,廖春福出面去向家屬討死亡證明書,事後才知道證明書要領保險。

 菁:先替你買保險受益人指定別人,之後把你做掉,真讓人害怕!若有買保險的人要小心。 川:張麗珠命案與黃裕宏命案就是家屬看見福來的命案,感到有疑問向警方檢舉,由刑事警察局偵一隊負責調查,結果發現三件車禍,表面上是單純意外,事實上互相連,是同一個集團計劃的陰謀。 菁:說來聽聽吧! 川:第一件就是民國71年1月11日半夜1點多,在雲林縣崙背發生一台無牌的大卡車,撞到一台自用車,車內四個人全部重傷。 菁:第二件呢? 川:發生在5月24日半夜2點多,一台無牌的大卡車在虎尾撞死黃裕宏與司機。 菁:一樣都是無牌的卡車,手法都一樣,司機是同一人嗎!? 川:不同人,司機被人買收的殺手。 菁:真沒良心,另一件呢?

川:民國72年5月2日晚上八點,廖春福本人開無牌的自用車在高雄縣撞死行人張麗珠。 菁:人在走路,開車活活把人撞死!是不小心或是故意!? 川:三件車禍發生之後,警方當做一般車禍處理,沒人想到這是一件詐領保險金的犯罪集團。 菁:這個集團的主謀者就是廖春福。 川:說到廖春福這個人,在西螺很出名,他開過交通公司、選過縣議員,交遊廣闊,做很多壞事,前科累累! 菁:讓人想不到他是這集團的首腦,所有的車禍是不是他一手計劃的?

川:根據警方調查,廖春福暗中替許多人向保險公司買保險,發生車禍這些人,都有向保險公司買很多意外險。菁:這些人與廖春福認識嗎? 川:有認識,其中三個死者的賠償,他領四千多萬! 青:天呀!那時候的四千多萬是天文數字! 川:警方查出來,三條命案所發生的二台無牌大卡車與一台轎車全部是廖春福的公司的車子,而且不管車禍發生了有死沒死,醫院的醫葯費、喪事費,民事賠償和解費、安家費全部由廖春福支付! 菁:每一個死者都是被車撞死的!? 川:其中張麗珠,法醫驗屍說她的致命傷是在頭部,腳手無傷痕,不像是車禍死亡,專案人員前後總共調查五個多月後,查出一連串事故,並不是意外,是計劃性,為了要詐領保險金的謀殺案。 菁:恐怖!實在恐怖! 川:破案了,死的不明不白的亡魂,案情大白! 菁:算是福來暗中保佑,因為他的這案子,引起社會注目,最後才查出其他三條命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