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LE RADIO 石川廣播文學

台灣歌謠滄桑史

18 ‧ Feb
193

大頭一粒珠

大頭一粒珠,相打不認輸,拿竹篙,撞金龜,金龜一個飛,大頭放風吹,風吹斷了線,大頭呀傢伙了一半。(台) 這是趣味的台灣兒歌,叫「大頭一粒珠」。 思想起-又名思想枝,樹雙枝,思雙居 這首歌很隨興,是隨想隨唱的曲。 這首歌本來是恆春人的心曲,恆春人在山頂錯柴,海上捕魚牽罟拋網,漁民在炎陽烈日下,邊做邊笑著的歌,解心悶,解炎熱,解疲勞。根據音樂家呂炳川博士的研究,思想起的節奏唱法,有可能是清末,西拉雅族的台凡安族。因為漢人大量移民,侵入他們的地盤,他們住不下去,被漢人趕到台灣南部的恆春後所留下來的歌謠,所以思想起應該是西拉雅族人的歌。 本來的曲調、氣味,隨著流行漸漸走,失去原來純真、樸實。真正的原曲,應該是陳達那種唱法,揹著破月琴,聲音蒼涼沙聲。『思啊…思………想起……桃花含唇啊伊都有胭脂,李仔花若現白伊都無香味,阿伊都唉喲喂,舊情再來思想起唉喲喂,甘蔗若好吃伊都雙頭甜,啊伊都唉喲喂…』(台)